2009年12月5日 星期六

[翻譯] THE DOORS-THE END

這便是結局了 我美麗的朋友
這就是最後了 我僅有的朋友 都結束了
我們精心繪製的藍圖 消逝
一切存在的憑依 幻滅
不再安適也無驚懼 都結束了
我再也不能凝視你的眼眸

你能否想像 有什麼能如此無垠而自由?
而在這掙扎之地所絕望地渴求的 只是雙陌生的手

迷失在古羅馬 那痛苦的荒原
孩子們都瘋了
孩子們都瘋了
等待著夏日陣雨

城鎮邊緣 危機四伏
在國王的大道上馳騁吧 寶貝
金礦裡有怪異之景
順著大道西馳吧 寶貝
騎上巨蛇吧 騎著巨蛇
到那湖邊 到那亙古的湖邊 寶貝
蛇很長 足有七哩長
騎上牠 牠已老邁 牠的表皮冰冷不已
西方世界多麼美好
西方世界何其炫目
來吧!繼續我們未完成的事
藍色巴士聲聲喚著我們
任憑司機將我們帶往何方

殺手在黎明前醒來 穿上他的長靴
他從那遠古的迴廊裡取出一副假面
然後他走到大廳
他走進妹妹的房間 然後他...
他拜訪了弟弟一眼 然後他...
他走到大廳
他來到一扇門前 探向門內
「爸爸?」「是的,兒子?」「我要殺了你」
「媽媽,我想要...@#℅$☠%☁✈6185(≧○≦)」

來吧 寶貝 和我們一起來場冒險
來啊 寶貝 一起賭賭看
來呀 寶貝 我們一起試試運氣
在藍色巴士的後排與我相見
來首藍調搖滾
搭上藍色巴士
來首藍調搖滾
來啊!耶!
殺 殺 殺 殺 殺

這便是結局了 我美麗的朋友
這就是最後了 我僅有的朋友 都結束了
放你自由令我心碎
而你將永不與我相伴
歡笑與溫柔謊言的終末
你我探索命終那夜的最後
都結束了

THE END

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This is the end, my only friend, the end
Of our elaborate plans, the end
Of everything that stands, the end
No safely or surprise, the end
I'll never look into your eyes
Again

Can you picture what will be
So limitless and free
Desperately in need
Of some stranger's hand
In a desperate land

Lost in a Roman widerness of pain
And all the children are insane
All the children are insane
Waiting for the summer rain
There's danger on the edge of town
Ride the king's highway, baby
Weird scenes inside the gold mine
Ride the highway west, baby
Ride the snake
Ride the snake, to the lake, the ancient lake, baby
The snake is long seven miles
Ride the snake
He is old and his skin is cold

The West is the best
The West is the best
Get here and we'll do the rest
The blue bus is calling us
The blue bus is calling us
Driver, where you taking us

The killer awoke before dawn
He put his boots on
He took a face from the ancient gallery
And he walked on down the hall
He went to into the room where his sister lived
And then he paid a visit to his brother
And he came to a door, and he looked inside
"Father?".."Yes,son..".."I want to kill you"
"Mother" ,I want to …

Come on, baby, take a chance with us
Come on, baby, take a chance with us
Come on, baby, take a chance with us
And meet me at the back of the blue bus
Doin' a blue rock
On a blue bus
Doin' a blue rock
C'mon, yeah

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This is the end , my only frined, the end
It hurts to set you free
But you"ll never follow me
The end of laughter and soft lies
The end of night we tried to die
This is the end

2009年11月23日 星期一

その手...

我又想起在加護病房時的光景。當進行主動脈插管時,有位護士緊緊握住我的手。極度緊張的我因為那隻手而抵擋住了恐懼。因為當時我的頭被手術布蒙住,所以我連她的臉都沒看到。但是那隻無名的手,我想我會記得一輩子。

這兩天,陷入了徬徨和膽怯,所以我又想起那隻手。

如果現在能有人握住我的手,我就可以馬上咬緊牙關逼自己堅強起來。

2009年11月4日 星期三

Billy Joel-We Didn't Start The Fire

這首單曲於1989年推出,歌詞內容自1949年開始,條列了一連串人名與事件,網羅1949~1989年,<<<米国人眼中>>>的世界大勢,MV畫面則以內景為舞台,從一個中產家庭40年來的變化反映出時代的脈動。

雖然評價兩極,這首歌既蟬聯過兩週billboard榜首、被提名過葛來美,也被雜誌評選為百大爛歌過。但是這首歌的歌詞已經俗擱夠力到成為了若干中小學的歷史教材~

翻譯解說參考自wikipedia、ptt站historia版。

Billy Joel-We did't start the fire

Harry Truman, Doris Day, Red China, Johnny Ray
South Pacific, Walter Winchell, Joe DiMaggio

1940's
杜魯門:在1945年以副總統身份接任猝逝的羅斯福之總統職位,然後下令原爆長崎、廣島。48年勝選後繼續任職
Doris Day:當年的紅歌星、演員,比現在這個Doris擱卡紅
赤色中國: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喏
Johnny Ray:一邊耳聾的紅歌星,該年與所屬事務所正式簽約
南太平洋:當年轟動的百老匯音樂劇
Walter Winchell:米国當年的名嘴和八卦專欄作家,木瓜霞的先祖,名言:「要成名的最快方法,就是朝名人身上丟石頭」
Joe DiMaggio:洋基隊選手,馬麗蓮夢露前夫(之一)

Joe McCarthy, Richard Nixon, Studebaker, Television
North Korea, South Korea, Marilyn Monroe

1950年
Joe McCarthy:參議員麥卡錫,50年代美國恐共症與白色恐怖的始作俑者與代名詞。
Richard Nixon:尼克森,為來的米国總統該年首度當選參議員,與樓上同為20世紀米国最臭的兩名政客。
Studebaker:米国車廠,於50年開始財務陷入危機,1967年收攤(媽的logo跟北韓國徽一個樣)
電視:開始普及化
南北含:1950年6/25韓戰開打
馬麗蓮夢露:http://tinyurl.com/yb6bw8f

Rosenbergs, H Bomb, Sugar Ray, Panmunjom
Brando, The King And I, and The Catcher In The Rye

1951年
羅森堡夫婦:被指控為間諜,洩漏核彈資料給蘇聯,被判處死刑
H-BOMB:H的炸彈.......即氫彈,於比基尼環礁試爆成功
Sugar Ray:拳擊手,該年世界中量級制霸達成
板門店:1951年中開始韓戰進入談談打打階段,談判地點即為現南北含交界處板門店
馬龍白蘭度:從小(http://tinyurl.com/yj4h2h8)帥到老(http://tinyurl.com/yz8ers4)的巨星,51年以《慾望街車》首度被提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
國王與我:該年首度公演之著名音樂劇
麥田捕手:於該年出版之小說名著。忝不知恥說一句,我沒看過...

Eisenhower, Vaccine, England's got a new queen
Maciano, Liberace, Santayana goodbye

1952年
艾森豪:二戰名將,該年當選米国總統
Vaccine:疫苗,指抗小兒痲痺之沙克疫苗,該年問世
英國新女王:即現在還活著的伊莉莎白二世,該年即位
Maciano:拳擊手Rocky Maciano,該年世界重量級制霸,他跟電影的Rocky媚有關係
Liberace:米国鋼琴家/藝人,1952年參演電視劇大紅。猴魔。
Santayana:George Santayana,哲學家、作家,該年去世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It was always burning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No we didn't l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火不是我們放的,它從世界轉動之初便一直延燒著
火不是我們放的,不!我們沒有放火,且我們試過要去反抗它

Joseph Stalin, Malenkov, Nasser and Prokofiev
Rockefeller, Campanella, Communist Bloc

1953年
約瑟夫史達林:掛了
馬林科夫:繼任者,兩年後下台
納瑟:埃及未來的鐵腕總統,此時政爭活躍中
普羅高菲夫:蘇聯音樂家,知名作品《彼得與狼》,跟史達林同一天掛了
洛克菲勒:洛克菲勒財閥於阿肯色州成立Winrock Enterprises
Campanella:Roy Campanella,道奇隊選手,該年擊出40支全壘打成為最有價值球員
共產集團:東西方各自揪團 冷戰形成

Roy Cohn, Juan Peron, Toscanini, Dancron
Dien Bien Phu Falls, Rock Around the Clock

1954年
Roy Cohn:米国檢察官,協助麥卡錫以反共名義打擊異己。54年隨麥卡錫失勢轉任律師。猴魔。Juan Peron:裴隆,阿根廷獨裁者,他老婆幾乎比他還有名http://tinyurl.com/dbbr9f 。這是他政治生涯最後一年,他在55年的政變中下台。
Toscanini:Arturo Toscanini,名指揮家。1954年4月4日他於卡內基音樂廳演出時發作了短暫性腦缺血。之後引退。
達克龍:「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這種人造纖維問世。
奠邊府:北越軍於奠邊府之戰大敗法軍,崩啾國從此退出亞洲。
Rock Around the Clock:http://www.youtube.com/watch?v=rcUQQh7JSLI 搖滾樂問世

Einstein, James Dean, Brooklyn's got a winning team
Davy Crockett, Peter Pan, Elvis Presley, Disneyland

1955年
愛因斯坦:掛了。
詹姆士狄恩:掛了。英年早逝的青春偶像,不是rocker但是比諸多rocker搶先3歲達陣
Brooklyn's got a winning team:布魯克林道奇隊於該年戰勝紐約洋基隊
Davy Crockett:一部遠比赤壁還扭曲歷史到極點的迪士尼西部劇開播
小飛俠彼得潘:迪士尼經典動畫上映
艾維斯普利斯萊: 貓王。該年與事務所簽約,開始巨星生涯
迪士尼樂園:開~張~大~吉

Bardot, Budapest, Alabama, Khrushchev
Princess Grace, Peyton Place, Trouble in the Suez

1956年
碧姬芭杜:法國演員,於該年出演電影《And God Created Woman》「性感小貓」一詞因為她而出現。迄今以動物保育支持者身份活耀中
布達佩斯:匈牙利首都,爆發反蘇聯革命,後遭到鎮壓
阿拉巴馬:一個黑人阿桑坐車不爽要被白鬼趕到後排引發了黑人民權運動
赫魯雪夫:蘇聯領導人,於該年蘇共第20次代表大會批判史達林,共產世界因而開始去史達林化
葛雷思公主:米国女星葛雷斯凱莉,於今年推出引退作《上流社會》然後去跟摩納哥王子蘭尼埃三世結婚進入真正的上流社會
Peyton Place:《冷暖人間》,暢銷通俗小說/電影
蘇伊士運河戰:前面提到的納瑟現在作總統了,他把埃及境內原本英法聯營的蘇伊士運河硬幹過來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It was always burning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No we didn't l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火不是我們放的,它從世界轉動之初便一直延燒著
火不是我們放的,不!我們沒有放火,且我們試過要去反抗它

Little Rock, Pasternak, Mickey Mantle, Kerouac
Sputnik, Chou En-Lai,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1957年
小岩城:阿肯色州小岩城地方法院宣判當地公立中學必須接受黑人學生入學,引起種族主義份子反對。州長亦以「預防暴亂」為名義派遣國民兵阻止黑人上學,種族主義分子也在州長縱容之下包圍學校。南方多州亦隨之發生種族暴動。最後在艾森豪總統派遣下,101空降師!開往小岩城護送黑人學生上學,地方當局終於取消種族隔離政策。
Pasternak:蘇聯作家,於該年著《齊瓦哥醫生》遭蘇聯當局查禁。
Mickey Mantle:洋基選手,該年第二度獲得最有價值球員
Kerouac:Jack Kerouac,米国作家,於該年出版代表作《在路上》。他和他所提出的"Beat Generation"對日後的嬉皮文化影響深遠
史波尼克:第一顆人造衛星 1957年10月4日由蘇聯發射 美蘇太空競賽的開端
周恩來:中國國務院總理,於該年初訪問蘇聯、波蘭、匈牙利
桂河大橋:經典老片

Lebanon, Charles de Gaulle, California baseball
Starkwether, Homicide, Children of Thalidomide

1958年
黎巴嫩:發生內戰,米国出兵干預
戴高樂:就任法國總統,制定新憲,組第五共和
加州棒球:道奇隊和巨人隊從紐約搬到加州去,加州加入大聯盟
Starkweather:連續殺人狂,殺害11人後落網
Thalidomide:1958年於德國開始生產的抗妊娠反應藥物,結果產生大量嬰兒四肢畸型之
       副作用案例

Buddy Holly, Ben Hur, Space Monkey, Mafia
Hula Hoops, Castro, Edsel is a no-go

1959年
Buddy Holly:搖滾先驅之一,該年死於空難
賓漢:經典名片,橫掃當年奧斯卡11項大獎
太空猴:蘇聯人喜歡送狗上太空,米國人喜歡送猴子。59年5月28日兩隻猴子被塞到火箭裡上去又下來,而且是活著回來
Mafia:紐約黑手黨教父Don Vito Genovese入獄。推薦Facebook的MAFIA WARS!偷個屁菜阿要幹就幹一票大的! 
呼拉圈:銷售量上千萬的玩具大流行
卡斯楚:古巴獨裁者,於1959年開始掌權迄今,令美國後庭花始終搔癢難耐
Edsel:福特所推出的車款,該車被汽車業界譽為「行銷學上最經典的失敗」,也曾被富比世雜誌列為十大商業敗筆之一

U2, Syngman Rhee, payola and Kennedy
Chubby Checker, Psycho, Belgians in the Congo

1960年
U2偵察機:米国U2偵察機於蘇聯領空被擊墜,米蘇關係緊張,全球跟著挫青屎
李承晚:南韓獨裁者,於1960年的4.19運動爆發後下台,流亡夏威夷
payola:唱片公司賄賂電台DJ換取自家唱片播放率。1960年美國立法將這種賄賂行為列為刑事罪(我覺得這很無聊拉~) 當時知名搖滾DJ Alan Freed因為拒絕簽署未收賄聲明而被電台開除並被判收賄罪,最後在失業中醉死
甘迺迪:該年當選總統
Chubby Checker:米國歌手,該年發表新歌the twist和同名新舞造成轟動
剛果:自殖民母國比利時手中獨立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It was always burning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No we didn't l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火不是我們放的,它從世界轉動之初便一直延燒著
火不是我們放的,不!我們沒有放火,且我們試過要去反抗它

Hemingway, Eichman,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Dylan, Berlin, Bay of Pigs invasion

1961年
海明威:自己以獵槍爆頭,三十年後帶給了某個挪威主唱靈感(誤)
艾克曼:納粹餘黨,猶太人大屠殺的主要負責人。戰後流亡南美卻被以色列特務從阿根廷綁回去,61年在以色列被叛死刑。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科幻小說<異鄉異客>出版,作者海萊因為科幻三巨頭之一,他的知名作品還有<星艦戰將>
巴布狄倫:於該年大學中輟唱歌去,並與事務所簽下合約
柏林:柏林圍牆開始蓋起
豬灣事件:米国贊助反卡斯楚的流亡人士突襲古巴失敗,古巴共產政權因而更穩,米国後庭更癢

Lawrence of Arabia, British Beatlemania
Ole Miss, John Glenn, Liston beats Patterson

1962年
阿拉伯的勞倫斯:經典名片上映。男主角亞利堅尼斯後來演了STAR WARS,他菊得歐比王是他演過最蠢的角色。
披頭瘋:披頭四被發掘出道
Ole Miss:密西西比大學,小岩城事件的大學版。連派兵護送這段都一樣
John Glenn:第一個環繞地球的"米国"太空人(蘇聯人更早就對了)
Liston beats Patterson:世界重量級拳王爭奪戰

Pope Paul, Malcolm X, British Politician sex
J.F.K. blown away, what else do I have to say

1963年
教宗保祿:保祿六世教宗就任
麥爾坎X:黑人民權運動領袖,他跟金恩牧師的差別是他是激進派,而且是個穆斯林 在甘迺迪被暗殺後發表了自作自受(The chickens have come home to roost)的過激評論,被他自己所屬的「伊斯蘭國度」組織譴責
英國性醜聞:已婚的英國陸軍大臣和蘇聯使館武官成了婊兄弟,蘇聯佬當然是間諜。於是不只陸軍大臣出代誌,連內閣都跟著垮台。
甘迺迪爆頭:Carcass拿來當封面圖 http://tinyurl.com/yh34fln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It was always burning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No we didn't l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火不是我們放的,它從世界轉動之初便一直延燒著
火不是我們放的,不!我們沒有放火,且我們試過要去反抗它

Birth control, Ho Chi Minh, Richard Nixon back again
Moonshot, Woodstock, Watergate, punk rock
Begin, Reagan, Palestine, Terror on the airline
Ayatollah's in Iran, Russians in Afghanistan

1964~1979
節育:此時口服避孕藥開始當道,節育與否也成為全球熱門議題
胡志明:越南國父。這個年頭越戰正打的火熱。
尼克森又來了:於本歌二度出現,1968年當選米国總統
登陸月球:1969年7月16日,這歌時間開始用跳的了,也好我昨天翻一整天還沒10年
烏茲塔克:李安安的猴魔片我還沒去看欸
水門案:1972年尼克森競選連任時偷入民主黨辦公室裝竊聽被抓包,1974年宣佈辭職下台,為米国史上首位辭職的總統
龐克:去問史派派(goregrind)就是了
Begin:以色列總理,與埃及總統沙達特簽署大衛營協定而共得諾貝爾和平獎
雷根:1980年當選米国總統
巴勒斯坦:以巴衝突,衝到現在,明天也還要衝
恐怖劫機:當年恐怖份子的熱門手段 不過差別是當年恐怖份子劫機會開條件 20年後劫了機連條件都免開直接撞了
Ayatollah:對什葉派領袖的稱呼,此指伊朗的何梅尼,於1979年革命後建立什葉派基本教義政權
阿富汗: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

Wheel of Fortune, Sally Ride, heavy metal, suicide
Foreign debts, homeless Vets, AIDS, Crack, Bernie Goetz
Hypodermics on the shores, China's under martial law
Rock and Roller cola wars, I can't take it anymore

1983~1989
幸運輪:一聽就很無聊卻播不完的搶答節目,1983年放送
Sally Ride:首位米国女太空人,1983年升空(蘇聯20年前就有了)
METAL自殺案:終於進入METAL當道的80年代了齁。這時候有些草莓家長認為METAL要為青少年自殺負起責任,諸多當紅樂團都被點到或上法院不過當然都沒事ㄎㄎ
外債:自80年代開始,米国的外債急速膨脹
退伍軍人問題:很多越戰老兵都變遊民,不是每隻都能當藍波
AIDS:1981年發現人類首一病例
快克:喀過的快來寫心得文!
Bernie Goetz:1984年此人於地鐵站槍擊4名黑人青少年搶匪後被判無罪引發一連串爭議,此人2001年想選紐約市長
Hypodermics on the shores:1988年,大量針筒被沖上紐澤西海岸,醫療廢棄物問題引起會重視
China's under martial law:中國戒嚴,指天安門事件
Rock and Roller cola wars:Pepsi和Coke競相使用rocker和流行藝人爭霸全球飲料市場
I can't take it anymore:我馬很累了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It was always burning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No we didn't light it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But when we are gone
Will it still burn on, and
on, and on, and on...

火不是我們放的,它從世界轉動之初便一直延燒著
火不是我們放的,不!我們沒有放火,且我們試過要去反抗它

火不是我們放的,但當我們離開,它依舊繼續燒啊~燒啊~燒啊~燒啊~

2009年11月1日 星期日

龐克咧

今天跟以往天冷時差不多穿西裝外套圍紅黑格方巾戴一兩個習慣戴的銀飾出門,然後漫畫王的眼鏡娘說我很龐克,看來對一般人來說真的是格子加銀飾就是龐克,不過因為她很可愛我就沒說前幾天吃牛糞反美國牛那位比較龐克…

跟這比起來,沒錢吃牛排只好吃豬腳的馬英九簡直就是洛可可了。他馬的以後可不可以叫他馬麗皇后阿...幹你馬的...



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SENNHEISER PMX200入手




住院的時候,我的iGRADO掛了~Q___Q~~~

雖然對這隻還滿有感情的,不過說老實話他的表現聽久了會覺得差強人意。雖然低音表現ok,但是中高頻就太盧洨了點,常常被低頻淹沒聽不出層次感。而且上次導線斷掉換超貴,這次應該也是導線問題,如果再換的話,這兩次的價錢再貼一點我就可以多買一隻了~

於是菊定!買耳機是我出院後第一要務!

身為一個Asian Hair的支持者(關於Asian Hair是三小請搜尋youtube觀看範例)難免必須割捨那些效果一流的耳罩式耳機(因為會壓壞髮型)而選擇後掛式耳機。後掛式的好物實在不多,然而我看到了SENNHEISER這個字。

阿幹,這拼法一看就知道是德國牌阿!然後德國電器對我來說就是高檔的保證,於是搜了一下相
關的資料發現後掛式的PMX這系列評價都很好,當下就要定了這隻。

雖然出院後還暫時被禁足,但是今天趁吃飯前一小時從市府站的我家偷衝到開封街底靠近中華路的耳機專業戶品嘉,然後又火速衝回家。

恩,於是就長這樣:


導線的設計不賴,延伸出來的只有左邊一條線,比較不會打結扭成一團。


然後音質真是令人滿意呀!層次清晰分明,低音的大鼓和bass厚度足夠,該具備的顆粒感也沒少,然而高音也非常的凸顯,聽了這隻新耳機才發現以前用iGRADO的時候,Hi-hat和人聲合音被低音吃得多嚴重,如今卻是清澈無比呀,然後聽鞭鞭、死死類的金屬,吉他刷扣的表現也超麻辣~~!

入手價2300,比網拍便宜兩百五,所以衝回家時經過書店順便買了漫畫《宗像教授異考錄》最新一集,ㄆㄆ。


2009年10月19日 星期一

太久沒寫寫,充數一下

最近常聽的東西:(其實就算不是最近也沒少聽過...)

Rammstein-Du Hast:今天查過才知道Rammstein就是AOE裡面的衝車的意思。R團是極少數沒有雙大鼓也能讓人爽的重金屬團,而他們的作品不論快慢,或者添加了女聲管弦樂之類的,都還是始終保持著一股冷硬無情,很能幫助人鎮定情緒。

X Japan-Silent Jealousy:不管歐美派的金屬樂迷怎麼不屑,X Japan這首歌的吉他solo永遠是我的第一名,擠霸昏!
彩虹-花葬:一定要跟著Hyde喊那句,辣~蛤~~~

篤姬片頭曲:百聽不厭!而且一定連著片頭動畫一起看!

教父原聲帶:濃濃的義大利風味。其實我只是想找主題歌Speak softly love的演奏版~

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都是因為2001太空漫遊~太空船跟太空站在宇宙對舞的畫面配這首曲子真是太優美了,可以讓這種冷硬的鬼東西看起來這麼美,庫柏利克真是屌!

石川小百合-津輕海峽冬景色:わ〜たしは〜ひとり〜連絡〜船〜に〜乗り〜!

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EFTC:Sanguinivore

其實我從來分不清楚什麼Death Core、Metal Core、Melodic Death之類的分界到底在哪,我只知道自己並不喜歡結構太漂亮旋律太流氣情緒太浮躁的金屬...正是因為對前述三個名詞有此成見,所以在各種金屬裡我不怎麼碰這一塊。

不過這張真的是一張爽度滿分的盤。主叫哈利的多聲道變化絕對是最大賣點,不管是中頻的憤怒獸吼,高頻的被侵犯姦叫,還是超犯賤豬吠,都聽得令人不禁嘴角上揚,眼帶笑意呀!兩把吉他把整張專輯編織的密不透風,粗麻的觸感揉和順暢卻不失醜怪的旋律,彷彿(看人被)用鋼刷刷龜頭一般心曠神怡。雖然前面說我不喜歡太漂亮的金屬,但是卻又常常覺得某些團會為麤而麤,刻意拋棄旋律性但是又玩的不知所云。而EFTC的確在外在的麤爆和內在的細膩之間抓住了平衡點。

至於小提琴的部份在我個人的胃口上是可有可無,所以並不是那麼關注。不過上次看Live的時候看到鼓手海豹拿起小提琴,然後台下歡呼的場面,突然覺得:幹!這真是死金界的YOSHIKI!

雖然在錄音上不盡完美,鼓點的顆粒有點破碎,全體樂器一起下的時候層次感也有所不足,但是整體說來依然是水準之上的專輯。一氣呵成,極有飽足感又不拖泥帶水,是一張聽起來很開心,適合在午後時分配下午茶的舒適唱片!

2009年10月16日 星期五

我聽《十殿》,順便聊聊閃靈舊作種種。




關於故事:

閃靈以台灣故事或歷史為題材,這一點是人們所熟知的。但是在這些故事中,除了隱含的台灣中國對抗情節以外,還有另外一種意識,是我覺得特別有趣的。

從《永劫輪迴》開始,閃靈專輯中的主人公,都是以悲劇作為他們的結局。這些角色都經歷了外界所加諸的苦痛,而燃起了反抗之心,但是與他們所挑戰的對象相比:孤魂野鬼對抗天庭諸神、原始部落對抗霸權帝國;他們儘管有著再強大的鬥志,都顯得渺小而不堪一擊。

《十殿》也不例外。主人公正源雖然有著強大的法力,但終究只是孤軍一人,他同時要對抗毫無人性的邪惡政權,以及地府之內數不盡的鬼神。不過,即使悲劇早已註定,並將主角帶向失敗或更大的苦難,卻也粹煉出了生命的尊嚴和價值。他們輸給了敵人,輸給了命運,但是戰勝了對壓迫者的恐懼。人們會注意到的,不只是他們受到的苦難,還包括了在反抗的過程中,熊熊燃燒的意志。

這種意識,與希臘悲劇的內涵不謀而合。抗爭之中,正不會永遠勝邪,英雄不會永遠凱旋而歸,但是勇敢的面對苦難,藉由經歷苦難而使生命昇華,這種氣魄是在閃靈各種台灣故事的皮相之下,更吸引我的地方。

另外,如果是手塚治虫的書迷,應該會注意到《永劫輪迴》林投姐的結局和《火之鳥.異形篇》、《十殿》正源的結局和《火之鳥.未來篇》均有相似之處。有興趣的樂迷可以去看一看這套漫畫鉅作。

關於歌詞:

我愛這次的台語歌詞愛到會死。

過往的閃靈一向以華麗的文言文風采著稱,抽象的意境更強過具體的意象。但是這回《十殿》的歌詞,直接而不失文雅,字句的表達和指涉更加明顯,就跟MV裡那顆臭頭仔一樣坦白直接。我喜歡這種植來菊往的味道。英語歌詞也翻譯的頗有巧思,與台語版對照著看可以更透徹的抓住整個故事的FU。

我相信每個人看到「慘白的日頭是永世獨裁」和「Terror was born by the pale white sun」等歌詞,應該都會忍不住嘿嘿一笑。嘿嘿嘿。

關於音樂:

我本來以為《賽德克巴萊》已經會是閃靈作曲造詣上的極限了。沒想到《十殿》居然還能夠令我驚嘆。東方色彩的五聲音階在閃靈過去的作品中屢見不鮮,而這次新作把旋律的東方味玩得更爐火純青。閃靈所謂的「東方味」絕對不是堆砌著仿古的膚淺詞藻,或者用傳統樂器音色包裝著現代的通俗旋律。首曲《刃綻》一開頭便大膽的奏出演歌式的和調音階,令人拍案叫絕,沒想到隨即又接上了歌仔戲般的旋律,兩種元素各自鮮明,交纏貫穿整部作品,卻銜接得毫不突兀。《1947》更是閃靈最傑出的一首演奏曲,哀戚的台式小調熊熊要逼出淚來。

和過去的作品比較,《十殿》給人的重量感比較接近《永劫輪迴》。但不同的是,《十殿》是熱血而充滿衝勁的,那股重量像是一陣陣打在垂死心臟的重拳。而《永劫輪迴》,他的重量感卻像由頭頂壓下,讓人無法動彈、喘息。對我來說《永劫輪迴》是閃靈的專輯中情緒感染力最強的一部作品,但卻是最讓人聽了感到不舒服的作品。

這種差異讓人產生一些無責任聯想,ㄆㄆ。創作《永劫輪迴》時,正好是Freddy的事業最低潮的時期。《十殿》則是創作於「正直和善娘回來了」,台派勢力苦思反擊的時期。不知道這些不同時空下的際遇,是否也影響了作品本身的調性呢?我覺得這是個有趣的話題。

最後,如果說對《十殿》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大概就是這次再度出現的「冥河」少了熟悉的舊旋律吧!《陰法度冥河》是《十殿》中我最喜歡的曲子,偏偏卻少了每一張專輯中都有的「冥河」舊旋律。感覺少了那麼點傳承的感覺,一方面又彷彿吳宇森的電影中沒有鴿子。


最後補個參加活動用的最兇自拍!

2009年7月12日 星期日

2009/7/11 西藏自由音樂會


今年連野台都沒了,如果連西藏自由都沒參加,對我這種痛恨夏天的人來說,那根本就失去了在夏天活著的意義。這意義就是:要流汗,也要為了有意義的演唱會流!我是說有意義的!


T for TIBET!

同樣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威脅下,西藏人民的處境比台灣更惡劣、艱苦。但是他們對於爭取生存空間的態度,卻遠比台灣人更積極,甚至更樂觀,也贏得了世界上更多的尊敬。

台灣人有自己的政府,有更多的自由和權利但是卻過太爽,危機就在眼前都還可以全然無視。或許就像今天在舞台上的那布說的,真的要軍隊都送過來人們才知道痛。


前幾天網拍上買了西藏國旗,結果一直找不到旗竿,今天早上只好把窗簾的竿子拆下來用...

結果拿這旗真的會紅。進入會場兩小時內我已經被拍了幾乎十次。所以趕快把變紅的機會讓給鹿易擠,ㄎㄎ。今天被高舉的除了西藏的雪山獅子旗之外,前一陣子遭到中國血腥鎮壓的東土耳其斯坦(新疆)的國旗也飄揚在會場上。

就是這個。今天風很大,非常適合扯旗(!?)

今天第一團KOOK,金屬底但是又不非常激烈的tone調,或許不是最有號招力的headliner,但是擔當開場的第一炮卻很出色,就像煎蛋要先熱油一樣,這油熱了整個蛋就煎得好了...
接下來的鄭宜農和恕...一直到阿飛西雅上台我的聽覺才開始比較進入狀況。阿飛西雅到底還是要聽現場才能搔到癢處,聽CD一點大爆炸都爆沒有。尤其酥脆音牆中的刮刮聲,簡直就有種最酸的地方被馬到的爽感啊。另外小花年紀越大越多話,而且說話越熱血。這是一種邁向rock star的好現象。

滅火器,雖然不是他們的飯,但是歌卻都聽得很熟了?今日依然青春洋溢。而且幹譙中國那一段好暢快。

巴奈和那布。雖然他們的話大都說得很幽默,可是卻聽得出來深深的不爽和抑鬱。如果沒有像他們這種獨立思考的人點出問題所在,對許多好像理所當然的事進行反思,大概所有人包括原住民自己,都會不自覺的接受公權力加諸的種種壓制吧。

聽完達賴喇嘛的致詞,高舉旗幟比出T for TIBET的手勢後,我們就去吃飯了...(沒吃飽要怎麼搞運動)。結果他媽的炸蝦丼上得有夠慢!但看在小姐尚有姿色態度又佳的分上就不計較了,只是快速狂喀一頓然後衝回會場時,閃靈已經開始了。

今天音場居然好到有點讓人不習慣~過往閃靈的戶外場不管在哪個活動,幾乎多少都會有爆掉的地方。可是今天居然什麼東西都清清楚楚,甚至連雙二胡都聽得出來。除了新歌以外,舊歌也做了若干重編,聽起來更激更俐落。但可惜的就是,珊妮公主就在台下,應該把她拉上去唱的才對。還有,西藏自由居然沒唱永故邦稷,太殘念拉。

濁水溪今天挑歌和表演都很過激...真不知道該說小柯不會挑場合,還是太會挑場合xd。
聽到從來沒聽過現場的黑貓堅仔整個上面下面都濕了~~還有向麥可致敬的模仿秀和強姦殺人都讓人爽噴之餘又有點心驚肉跳啊~可是我前面有個歐吉桑看得特開心的,傷當進入狀況!

看完以後扛著雪山獅子旗去威秀二樓吃吃喝喝就肥家了。

2009年7月5日 星期日

週末

陽光普照的台北午後^_^

昨天回到台北,下午原本閒得發慌, 結果被鹿易擠繞去中正廟下面的西藏特展看《達賴喇嘛復興之路》了。

達賴喇嘛真的是一位與眾不同的長者。許多像達賴一樣領導人民突破困境的傑出領袖,我們可以有種種讚美的詞句,但是可以用「可親」「可愛」來形容的,我想只有達賴而已吧!除了廣大的智慧和氣度之外,他更是一個充滿幽默感和童心的人。除了原本就很有喜感的尤達腔之外,他也總是會在幽默的言語下,逗得聽眾哄堂大笑之餘,自己更笑得不能自己。

最讓我折服的是,他身為一個宗教的最高領袖,甚至被賦予「活佛」的神格化身份,但他的慈悲卻遠遠的超越了宗教本身的教誨。從他的諸多言論就可知道,他對世界的關心,根本不是以宗教為出發點,而是他對於:身為人類和地球一份子所該肩負何種責任的覺悟。宗教,我相信絕對沒有被他擺在第一位。

感動完之後,就跟鹿易擠去永康街吃涼的,吃剉冰吃到喉嚨癢,我從小吃剉冰就會喉嚨癢。可是超好吃的~

晚上知道卡卡要來台北看極度重音,就約了中午吃飯。每次msn上講話都滿溢著腐女子的痴味,態度溫溫的卻硬是有股強逼人出櫃的壓力....不過本人聊起來很正常向呀,呵呵~而且第一次遇到跑半個台灣上來,結果一來到就狂抱怨其實不想來的人,哇哈哈。而且一直問什麼地方在哪裡的時候突然覺得好親切,讓人回想到自己小時候剛來台北的日子,這年頭要認識對台北很不熟的朋友還真難得,要知道其實我也是從田舎出身上京的移民啊....

上回K歌團聊得有限,今天覺得卡卡比印象中更多話,聊天時我幾乎都沒啥主述的機會一直聽她狂噴呀ㄆ吃!不過每回跟新朋友聊音樂時都很開心,尤其今天,對於國內國外團的那段觀點頗為一致,真是有點遇到同志的感動(恩...又要被引申了...)

雖然跳進金屬的世界也十年了。但是這十年裡遇見的金屬同好,絕大多數都是外國團至上派。會特別關注台灣團的朋友,其實很少很少。但是我喜歡現場的參與感和實境的衝擊。我不想老是期待哪個愛團不知啥時會賞臉來台灣,我喜歡在台灣團中不經意的發現驚喜。

我想到好幾次的野台,都讓我在漫步的途中發現了驚喜。這種快感甚至能超越參加外國大團演唱會的感覺。

只是我也不可能像許多迷弟迷妹一樣嚷嚷要支持台灣樂團。我支持我心目中的好團,不論大小。但是我也不可能只為了「台灣樂團」四個字就去支持,除非你是好團。而我不愛聽的外國團,就算再怎樣國際知名,我也不可能在那邊跟人朝聖。

下午回到東區,本想去頂好名店那邊找憧憬中的靴子,結果沒找到,看來還是得靠露天拍賣了。

就是這款!

出來開始下大雨。所以只好去漫畫王躲一陣。因為現在這隻墨鏡螺絲掉了一堆,所以又順便上網標了墨鏡。

當然是男女通用款,但是這網拍媽斗太硬了所以我抓這張圖

後來回家時,在樓梯間突然聽到恐怖的斷裂聲...碼的腰鏈居然爆了。

結果我又上網標了這個:


ㄎㄎㄎ。
然後上禮拜買的西藏國旗明天就會入手了,喔耶。7/11就要派上用場了,自由西藏萬歲!

這真是世界上最華麗的一面國旗!!

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隧道

就像騎在狂風暴雨裡。途中經過了一條隧道,一時間感覺到安全與溫暖。但經過了隧道,終究會回到雨裡。

過去曾有將近兩個月,那或許是我人生中最煎熬的一段時間。之後,煎熬過去了。那段輕鬆悠閒的日子,彷彿暴風雨終於散去一般。但是,那只是隧道而已,其實我心裡知道的;在遮蔽之下,其實我一直都聽得見雨聲。現在的我,好像看到了隧道盡頭。

就要回到雨裡了吧?不知道離下一個隧道,還有多久?

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意外的母姐(?)會

今天下午去惹握聽阿閃的搶聽會。之前聽了幾次live,但對先公佈的新歌們並沒有太大的好惡。今天聽了專輯之後,才覺得好料都放在還沒演唱過的。尤其喜歡這次的歌詞,不刻意渲染過去的文言式文采,也少了曖昧隱晦的指涉,字句所要表達的意象更明顯,更直接。我喜歡這種直來菊往的味道。

散場還不到四點,本來以為要走人了,沒想到後來跟鹿易擠一起去到林氏夫婦家聊天吃吃。然後就在暢談命理政治觀感情H話題和無限loop的GI JOE之中居然一直喇賽到一點半。

我是很愛聊天的人,也會希望和別人分享自己的事。但是對我來說,主動拿自己的事來開啟話題卻卻又很不容易。尤其是跟同是男人的朋友講話時,那種男人身上的傳統束縛:不能輕易暴露內心的束縛,更是讓這種溝通難上加難。

所以雖然最近常常開玩笑講自己是娘炮,其實在大多部份自己還是很傳統的男性。但正因有此自覺,所以在心靈層面會覺得人生在世或許當娘炮比較輕鬆?總之我因此而覺得比較喜歡跟女性好友聊天,那比較能讓自己被隱藏的部份完全釋放,不管是好的壞的、堅強的脆弱的、良善的甚至醜陋的。

對於人與人,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義氣之情,哪一種類型的情感,我常看得很悲觀。旁觀的或自己經歷到的許多變化無常,都讓我覺得不太敢依靠這種脆弱的東西。但是,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可貴吧?因為脆弱,所以非常值得珍惜。

前一陣子和鹿易擠回味野台時,才發現我們居然認識八年了,林氏夫妻則有十年。仔細算起,開始聽搖滾樂後這十年,認識的許多朋友都是我所交過到目前為止最長久的朋友。當然這十年中也不乏爆掉的...但能維繫到現在的,更應該珍惜。

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記憶中的滋味

有些滋味總是會聯繫上一些記憶。

那年獨自棲息在南昌街那個小爛套房的某個晚上,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阿婆常煮的麵。

小學低年級都是到中午就放學。回家後,常常都會吃著阿婆煮的麵,耳朵聽著電視裡傳來的天天開心或金舞台的主題曲。阿婆煮的這種麵在客家話裡叫「大麵」,但我不知到大在哪裡。小時候味覺未開竅,並不覺得這種麵有啥特別好吃的,而且還特別討厭裡面的韭菜和蛋絲,只喜歡挑混在裡面的泡麵—阿婆知道我喜歡吃泡麵,所以都會混一包下去。

那晚我想起了這個味道,於是馬上到了附近的頂好買了材料。

阿婆的大麵裡面有泡麵、油蔥、肉絲、韭菜和蛋絲—小時候很討厭,但是長大了才覺得麵裡不是放水煮蛋,居然是煎了蛋在切絲放進去,這真是太匠心獨韻了。

把豬肉油蔥韭菜炒過後,倒水下去小火煮滾,加上蛋絲後再丟進麵條和泡麵。最後一定要撒白胡椒。

我從小學畢業後就再也不曾吃過阿婆煮的大麵了。

這麵我媽也不煮。雖然阿婆從未教過我下廚的事情,但是,我偷偷的傳承了這道麵。

2009年5月27日 星期三

遲來的謎團K歌行

話說一個多月前就從阿妮塔那邊聽說歇滷在密組K歌團,目的地是傳說中的日系KTV青春譜!於是這就成了當時正在瘋狂失眠和低潮的我活下去的動力之一拉。閒暇之餘都拼命的練歌說~然後錄下來聽才發現自己唱歌有多娘!至前一天,在MSN跟歇滷和大眼妹對話得知吸哩和懶頰也秘密參一咖。而且這兩猴還自認會是我的驚喜,真是猴到出汁。

結果當天果然玩到很爽呀!

碼的本來以為男組歌王我當定了,一開始就拼了Tears、20世紀少年、順便調一首步姐的Heaven出來嚇嚇人,可是唱到謙信姬阿嘎的〈RETURNER~闇の終焉~〉居然早洩了...(枉費我菊得低音部份我都學得很像呀!)。結果男組最囂張的還是懶頰,點一堆速金從頭飆到尾呀幹。拳四郎摩拳擦掌想挑戰宇宙戦艦ヤマト,無奈被系統放鳥一直到結束都沒有噴出呀哭哭!不過唱到了聖鬥士聖也,而且還是原版動畫畫面,超爽快呀!吸哩帶了Ivy以提出自己非Gay之舉證,可是都沒唱到還是很弱很Gay!下次一定要跳SMAP呀。

拿修羅の花和津軽海峡冬景色來決勝負,特過癮!最後附贈一首戦時歌謡:同期の桜,看到眾人一臉驚愕傻眼的表情好爽呀呼哈哈!不過大家好像都覺得我的必殺歌是倖田版Cutie Honey!?

女組唱最多(最宅)的應該就是卡卡啦!瘋狂的點動畫歌呀,一開始涼宮春日title噴出,我還暗想「是哪個他媽的死宅男...」沒想到是女生呀。不過卡卡唱功很棒呀!但女組歌王應該公認是歇滷了巴!音好穩抓好準呀,步姐的歌都攏比原版好聽,唱椎名林檎也好過癮呀,而且還面無表情(吸哩語)!阿妮塔唱超高音的騰雲也很卡怕呀,還有居然會點ABBA也很卡怕ㄆㄆ。如果點得到Dead to the world可以對唱就好拉!QQ

只有不愛日文歌的大眼妹一臉百無聊賴好卡憐ㄆㄆㄆ!

後來猴魔眾先走人,卡卡衝回雲林,剩下的人就一起前往惹握看阿閃了。今天音場真是好到不尋常,從開始進live house以來從來沒聽過這麼好的室內音場欸~

第一團Roughhausen去年底在UMF看過一次,印象很好。今天在惹握聽,感覺更不賴了。雖然主唱街效果器效果反而不好,ㄆㄆ,不過最後一首歌真的很工業很爽。然後比央Q照慣例是熱場王呀,水喉聽起來越來盧洨的讚了。

這真是史上最清晰的一次阿閃呀,清晰到二胡幾乎可以壓過吉他,簡直是奇蹟!舞台表現也氣勢越來越強了,超愛CJ的甩頭拉。不過肥敵帶全場整齊一致的喊吸哩is gay實在太恐怖拉!幸好吸哩沒去,不然現場大概要血流成河了...

真是愉快的一天呀。雖然這些新捧由大多不是在網路上說過話,就是以前早就在Live的時候看過拉ㄆㄆ~但是能一起玩真好呀。以後有機會再一起衝表演吧。

2009年5月17日 星期日

還是頭髮

一直到最近,我才發現,玩出很秋條的髮型好比用了麻藥或興奮劑。

當初用出樓下第二張的髮型時—雖然正面照或側面照都拍不出它的秋條—雖然只是一時興起試作一下,但弄完以後整個人爽到想出門走走,而且要去哪自己也不知道。我一直很不喜歡被人盯著看,但是這時候就是有種拎盃想show給人看的囂張心情。

今天去吃喜酒,頂著這個頭也是忍不住沒事就去上個廁所,從餐廳最內側的座席沿著紅地毯趾高氣昂的慢慢往外走。整個心情就像是20世紀少年的那段:
Friends say it's fine, friends say it's good, 

Everybody says it's just like rock 'n' roll~

Fly like a plane, drive like a car,

Bawl like a hound,

Babe, I wanna be your man!
幹,真是變態!

可是真的深刻體認,外型會影響人的性格。
Yeah~Fukking Twentieth century toy!頭髮真是人類天生最好的玩具。

每天每天電視裡販賣新的玩具
我的玩具就是我自己—by陳綺貞 After 17

(我一直菊得這句歌詞好像在講自慰......)

王子與牛郎的界線

但是這兩者對我來說,好像沒啥差別......?

好吧就當標題亂下,主要是正在煩惱明天參加婚宴的髮型。說是煩惱,其實卻充滿躍躍欲試的興奮......?

主要是在考慮,應該挑這個髮型—


這姑且是王子,雖然我當初也視之為牛郎。
或者—


這不算牛郎,但也不能當王子看。

.....正常人都會建議前者吧......

尤其那是我表姐的婚禮,他老杯,就是我姑丈,是外省軍人。屆時賓客一定一堆外省將官之類的,想到我就渾身雞皮疙瘩。

可是這時我動脈中的搖滾血液和靜脈中的日系血液卻逐漸升溫......

衝了。

凱莉:18歲的頭髮下是28歲的人 太跳TONE了

2009年5月16日 星期六

夏季熱

應該是因為夏天了吧。這陣子,食慾一直不好。

說是這陣子,其實也有一個多月了......之前常常一杯咖啡一塊派解決一餐,要不就是茶泡飯,要不就是便利商店的凱薩沙拉。但多虧了這,人不但受了快三公斤,錢也省了不少。

這幾天吃得也很隨便,連著幾天都是煮泡麵了事,昨天朋友邀去他家吃飯,也懶懶地只吃了十顆水餃,一點青菜和蜆仔。

今天中午也是隨便喀了一些不會飽的東西。然後晃去淡水。去了也不知道要幹麼,其實讀了兩年淡江,我依然對這裡很陌生,只是,這裡有我和兩位老朋友的回憶。

坐在淡水河入海口,看著遊艇劃過波浪。我覺得很羨慕,在水上衝刺的快感,應該遠勝於充滿障礙的陸地吧。我不喜歡碰水,但是水的意象,比起陸地自由多了。

無食慾感一直延續到深夜,直到肚子開始叫,餓到有點難受了,才去便利商店買了個碗粿。

2009年5月13日 星期三

阿玩!

今天去換機油又看到阿玩拉!

寄件者


寄件者 啾啾


超好玩的黃金阿!看到人就黏著要人跟他玩,高興的時候還會咬人衣服。
上次就是咬了我衣服,結果老闆過來k他一下頭說:「阿玩不可以咬人衣服!」
結果阿玩就一臉哀傷,很可憐的趴在地上了,ㄆㄆ

2009年5月6日 星期三

哇哈哈之髮型好好玩!

是說拎盃是眾所周知的日系。可是有時想想也太不要臉了,都AROUND 30了還在想變男公關or視覺系...

可是,還是看到了這個影片!



賀噴~原來看起來這麼容易喔~視覺系髮型。
於是今天馬上動工!

如影片中,先用過造型品後(我是昨天用過了沒洗直接來),把髮束用一撮起來,然後拿細梳逆梳~

噴噴賀!結果就是這樣:









真是太爽拉~~~不過頭沒洗乾淨又用隔夜殘膠在弄,效果不夠好,整個很粗糙的感菊。改天認真來用一次拉~~~

然後月底來用個全面髮根燙!哇哈哈!

2009年5月4日 星期一

Traveling

今天去天母,漫無目的的走了一個下午。

五月五日是日本的男生兒童節こどもの日,日僑學校的校門已經升起鯉幟。




每個地區都有每個地區獨特的氣味。西門町感覺喧嘩而充滿精力,東區帶點糜爛的優雅。
天母的空間感覺比上面這些都心地帶較為悠閒。

下午坐在路邊,看到許多日本媽媽牽著小孩的手放學回家。不知怎的,我就是覺得日本小孩說話比台灣小孩可愛。我很莫名其妙的討厭聽到小孩子快速流利的說話。當聽到這些小孩說的是自己不那麼熟悉的語言,很奇怪的就覺得可愛了。

沒詳查,所以搞不清楚服飾之類的小店在哪個區域,不過倒是發現好餐廳似乎不少。回家帶了一盒和菓子,不算空手而歸。

KEEP WALKING

從朋友BLOG看到這段話。

「從初接觸搖滾開始,本來身邊有許多同好,逐漸地也只剩下我一個人還有著當初的堅持…這種感覺其實很寂寞,卻也很驕傲」

這句話我有深深的共鳴。

年紀漸長以後,從一開始看live總是好友聯誼性質大於音樂性質,漸漸的,變成一個人在舞台前回憶過去。曾經一群人熱烈期待某天的衝團,變成後來要約人時,都只能得到「再看看」、「很累」甚至「我才沒那麼閒」之類的答覆。

雖然自己也從狂搜高價水貨版的金屬頭漸漸變成不怎關心新團新消息,比聽搖滾樂更常聽J POP的衰弱咖,但是我依然深信認識搖滾樂這件事永遠改變了我。而每次進到live house,永遠有回到家的感覺,只是總覺得這個家沒有家人。

但是偶爾也很驕傲,保持這股心跳到最後的,不是他們,是我。

2009年5月2日 星期六

[歌詞翻譯]I'm In A Coffin的A Taste of the Abyss

這首肛看了歌詞才知道是首苦澀的情歌
幹 不要告訴我自殺黑都這麼智障呀~~~~!

A Taste of the Abyss
深坑的氣味

I tasted the lips of misery
我吃到她雞掰苦苦的
And she stole what little I had
而且她還偷走我的不多的小蝌蚪
How heavy a toll I paid
幹 還要價甚高
To have just a taste of the abyss
Just a taste…
拎盃開這多錢還只吃到深坑臭豆腐的味道不說還只吃到一點!
Emptied, my only companions
Are mourning and self-hatred,
好空虛呀!我唯一的伴侶只有哀悼和自幹
My lover, misery…
我的愛人,那個雞掰苦苦的阿六仔
She was too alluring to refuse
她太誘幹了讓人憋不住
Her offer of what lies beyond
她都在講什麼有的沒的
So I took her hand and held her close
所以我就給她牽牽抱抱
She showed me wonderful things
她讓我爽到
And promised me eternity
還講什麼永遠睏作伙
If I would promise eternity with her
如果我也保證跟她作伙一輩子
Just a taste…
結果只吃到一點
And she devoured me
雖然她有幫我吞
Just a taste…
但是只有一次
And all I’ve been left with is
Self hatred…
到最後我所留下的只有自幹
The only thing I wanted
Just a taste…
Of the abyss
我現在唯一想要的,只是再吃一次深坑臭豆腐般的氣味

[歌詞翻譯]I'm In A Coffin欸Wrist Deep in Depression

本人才疏學淺而且台英語皆不精但考完心情佳所以亂翻我也不管ㄆㄆ

Useless…
無效拉...

My thoughts and words
Isolated…
攏無人咩睬洨阮講欸話跟想法

So useless…
有夠無路用...

My mind, It is pool of blackness…
阮欸阿搭罵 親像沾到黑油欸肉鯽仔

A place of despair and isolation
That I have trapped myself in
Lightless…
像自己走去土城乎人關 看無希望 暗瞑茫

Hopeless…
無望拉...

I stay locked in my mind
阮嘎自己鎖起來

Watching the black waters
看彼咧一灘魯洨

Lap at the shore I sit on
阮坐抵海岸邊

They call to me…
They call to me…
伊聲聲乎我叫

They say I can not escape…
講:袂通走!

They tell me to give in
叫阮緊來放棄

And let them fill my lungs…
但是又請我呷菸
at the edge and weep
阮站佇刀仔邊 一直哭

I can not escape…
阮已經走無路阿...

Useless…
無三小路用

I wade into the blackness
阮泅入黑暗欸所在

Until I am wrist-deep in depression
一直到有手腕深

I wade into the cold waters of despair
阮泅入無望欸冷水

To let them overtake me
呼伊欸當追上阮

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最後一天

又來了,明天要出陣了。
其實這當然不會最後一天,自信沒有強到可以套用在考試的我,接下來還是報抱個八月的法院錄事考看看吧。但好歹可以稍微輕鬆一陣子。

但總之暫時,過了明天就沒事了吧?過了明天就沒事了。無間道三裡肚爛明這麼說。

再撐幾個鐘頭,希望,我就可以看見風了。

2009年4月23日 星期四

咖啡實驗室 again

又放晴了,當然要出門走走,所以我又去咖啡實驗室了。


補照片,店貓阿萬!

今天是第三次來這邊拉。上回跟店員妹稍微聊了一下,原來也是個中文系延畢生呀,文字學被當兩次ㄆㄆ。

今天喝的是巴西,這次感覺非常的好,巴西的香味清晰不被苦味搶去,口感濃郁滑順,算是第一次喝到這麼滿意的巴西吧。另外,這裡的馬鈴薯鹹派也不錯吃。

然後今天喝到BONUS拉!而且還有兩杯。

綠寶曼特寧。

這名字讓人想到某種螢光並且黏答答的異生物欸。問店員為什麼叫綠寶,答說因為生果長得很漂亮像綠寶石。拿起來聞一聞立刻有濃濃的香草味撲鼻而來。

店員說她覺得有甜椒味,我在剛開始喝時還沒感覺,倒是嚐到有香瓜的芬芳氣息。但等喝到尾巴以後,再聞一次快空的杯子,確實嗅到了甜椒等蔬果類的清香。


BONUS II:不同種的耶加雪啡。

但也沒講是什麼種...。

店員說這種跟別的耶加很不一樣。喝了一兩口,是有覺得氣味有點不太一樣,但是多了什麼也說不出來。結果~

店員:「我覺得有魚湯的味道。」
「?????」

儘管這麼說了,可是還是喝不出來欸。看來我的鼻子訓練還不夠,等少一點冷一點了再來聞殘留味比較清楚。

結果。幹!真的有魚味欸!不過並不是魚腥味,而是新鮮魚肉烹調後的香甜。因為混合了烘培味,所以我並不覺得是魚湯,倒比較像煎魚的味道。

じつにおもしろい。

2009年4月18日 星期六

遺憾呀!

遺憾今日陽光普照,居然沒有出去玩!

是說昨晚我哥同學來開了紅酒趴,可是不知道是酒本身不對,還是配的東西沒有Mariage,兩支喝起來都好差呀。

更慘的是喝了一堆,結果還是睡不好!拖半天才睡著,但是睡不深,而且一大早就醒了Q__Q!好吧,醒了又不能幹麻,繼續讀書。

過了中午,看著外面的天氣這麼好,實在很想出去玩呀,可是考試在即,除了從家裏換到咖啡店,好像也不該有別的選擇...於是「我愉快的來到~咖啡~店~《咖啡店-1976》」...

今天來的是這一家,咖啡實驗室。


就在華山對面的巷子裡!

店面很小,牆壁和木頭地板都是明亮的白色調,進去還要換拖鞋,家庭式的tone非常溫馨舒適。


還有一隻壯碩的灰色虎班店貓叫阿萬!很口愛呀!可是都不來跟我玩!


這是menu!下面一排Indie rock的唱片!

再來說最重要的咖啡。這家的咖啡都在150以內,傷當公道。第一次來的時候喝的是單品的耶加雪啡,感覺還ok,水準與原豆空間相當,雖然還不如RUFOUS的濃醇厚實,層次分明但是耶加的果乾香味和酸味都有釋放出來,依然是想喝單品咖啡時的好選擇。

今天的卡布就比較一般了。我想以後來這裡還是以單品為主吧。另外值得讚揚的是這家店標榜使用符合公平交易&雨林環保的咖啡豆。

讀到六點多,手機沒電了,回家充個電。不知為啥腦中想起76的《70年代》,於是翻出了已絕版,目前拍賣價超過2500新台幣的第一張專輯來複習一下。

晚上,本想吃個夜市,卻無意識的騎到了公館。隨便吃了個燒臘,然後到了惹握繼續讀書。隔著牆壁,厚厚的低音振得杯子嘎嘎響,可是很溫馨欸。

2009年3月25日 星期三

我的日記

2009年三月25日,天氣晴

昨晚又失眠了,喝了清酒後約十二點就寢,可是還是沒有進入熟睡,半醒至三點多,又爬起來喝高粱Q__Q。喝完以後還是花了十幾分鐘入睡,但是還是做了點雜訊夢。

早上十一點醒來沒有感到睡夠的飽足感,於是又窩到一點多才爬起來。醒來後先開電腦放了Art of life一邊刷牙,結果久未聯絡已經當媽的Oona突然來msn問說有要去看X嗎?害我大驚一下。然後就到RUFOUS讀書了。雞天左邊是一個娃娃音的妹,右邊是打情罵俏的洋男和台妹,中途店裡放起《旅行的意義》時又聽到許多人偷偷地用氣音大合唱,這一切實在太噴吃,害我必須一直忍笑。

晚上拳四郎約吃鍋,還有第一次見到面的搖肛,還有好久不見的凱西,凱西一見到我就一直說我變得好Fashion喔~害我非常之暗爽^^y。今天吃了一堆海鮮類,晚上會不會又睡不著拉哭哭。不過吃的不是麻辣鍋,有點不過癮。不過大體上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呀。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おくりびと 送行者




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經常思考著關於死亡的事。

當然是充滿恐懼的。年幼的我曾經躺在床上不停的想著死亡,想著一切的結束,想著與親人的分離,想著獨屬於喪禮的那股神秘氣息,想著年邁的阿公阿婆,想著自己的衰老...直到忍不住哭出聲,驚醒了哥哥,母親也趕緊過來問我怎麼了。

直到現在,我依然經常思考著死亡。只是似乎不再那麼害怕了,我只希望那一天來臨時,我早已打點好一切,包括了該放的歌。死法,當然最理想是在睡夢中斷氣了,只是這對於經常晚睡,嗜肉食,又學了抽煙的我,大概是一種奢望。只是即使知道如此這些壞習慣還是改不了,不知道這算是豁達或者只是自暴自棄。

至於死後的世界。我不見得是個無神論者,但是打從心底不相信有天堂和地獄。那麼輪迴又怎麼樣呢?有人說此世的因和緣會延續到來世,但是對我來說,想像那種記憶完全重洗的感覺,實在太悲傷了點。直到聽到了「千の風になって」這首歌—感謝我最敬愛的李前總統登輝先生的介紹—歌詞中往生者化為千風,並未消逝也並未遠離,這樣的意境撫平了我對死後未知的不安。如果有死後的世界,我衷心希望會是那樣。

我沒有自殺傾向。但對於老是念茲在茲的我,死亡,這個題材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所以我去看了《おくりびと 送行者》。

這部電影沒我預設的沈重,卻遠比我想像中的更美。片中的納棺師在為亡者淨身、整理容貌、化妝、更衣,每個步驟都無比的溫柔且崇敬,透過一連串優美的動作,整個納棺儀式彷彿化為一場藝術表演。生在—不是,死在台灣的我們,似乎很難期待自己能被這麼溫柔的送行。我深深痛恨台灣的喪葬儀式,極致愚蠢、粗糙、雜亂、毫不莊重且不知所謂。我甚至很認真的考慮去當個假基督徒,省得以後跟這些莫名其妙的狗屁禮俗攪和。

其他關於這部片一些溫馨的橋段,甚至幽默的笑點,網路上已經夠多了,就懶得贅述。倒是有段激情戲在諸多心得或討論中幾乎都被略過,我卻覺得它包含了很多訊息。

男主角大悟,在成為納棺師後第一次的CASE,就不幸遇上了死亡逾兩月的獨居老人。沾染著死亡的惡臭氣息,完成充滿恐懼和噁心的初體驗,回家後大悟突然抱住了妻子,飢渴的愛撫著。在此妻子年輕的胴體對應了腐爛的屍體。大悟在澡堂中努力的搓洗著身上的屍臭和死穢,連鼻孔內都不放過。而今懷中溫暖的肉體,鼻中所嗅到的體香,正是一條命活生生的證明。而性本身,也成為了死亡的對應。性即是生,性是所有生命的源頭。

於是他所擁抱的,不再只是妻子,而是對生命的眷戀。

經歷過阿公、外公和阿婆的過世,對於死亡帶來的離別,似乎也不是那麼悲痛了。真正的遺憾,不存在於死亡,比起生離的遺憾,死亡倒顯得是一種完美的結束。

2009年3月10日 星期二

LIMBONIC ART:AD NOCTUM-DYNASTY OF DEATH

跟後來越來越多打著「交響黑金屬」看板寫出一首首編曲華麗卻缺乏特色,人美歌甜而毫無氣勢的樂團比起來,
LIMBONIC ART這張十年前的專輯更顯日久彌堅。跟經典的首作Moon in the scorpio相較,Ad noctum把大篇幅的交響樂稍作削弱,但狂飆的本格派麤猛吉他、更為抓狂的Vocal和氣氛詭譎怪異的鍵盤旋律交叉相乘相幹,整體的表現益加陰森邪惡。唯一的遺憾就是這雙人團只能用鼓機來打,呠呠。

The dark paranormal calling
慘慘陰風吹過,猛然雙大鼓進場,接著兇巴巴的Vocal伴隨所有的樂器一起排山倒海的噴出。主唱的音色雄啾啾氣昂昂滴,彷彿在發表告全國軍民同胞書,綿綿不絕的衝擊跑得人渾身舒暢,跑跑之餘偶而會進入一小段轉折,但隨即又開始狂衝。這才爽阿,聽金屬就是要衝阿,誰想跟你空心吉他阿,碼的要彈空心吉他不會去吉他社教學妹調音喔!

As the bell of immolation calls
詭異的鐘聲響起及一聲聲鼓踏,沈重的節拍導入這首歌。突然沉寂下來,鐘聲再度響起,Vocal在一旁碎碎念,吉他偶然作出恐怖的鬼嘯,不久後卻開始射得很快!麻麻的吉他tone尤其舒暢,像薄薄一層凝固的焦糖般酥脆甜美呀!

Pits of the cold beyond
這首最爽,在跑跑中突然響起了可怖的唱詩班合唱,低沉的黑腔吼叫與背景的悠悠合唱真是透沁涼!這團的聲樂最可貴的就是鬼氣遠高於優美,不像LORD BELIAL植入光月菊門那張,好好的旋律都被那甜蜜女音毀掉了,槓!

Dynasty of death
開頭又是從怒衝跑跑開始,一陣小鼓連擊導入至快至麤的旋律,稍慢之後吉他開始刷起了帶有鞭鞭爽的刷扣。3:20左右時進入了稍息姿勢,主唱低聲呢喃著,突然阿~~~!!的一聲彷彿被偷襲植入了一般慘叫一聲,更妙的是鼓機開始跑起奔放的懂資節拍!


The supreme sacrifice
還是從怒衝跑跑開始,這種植來菊往的氣勢實在跟很多心思細膩、多愁善感、柔情似水的團差很多呀!抽掉鍵盤和交響的話簡直跟高速黑沒兩樣,中段的反覆刷扣居然讓人有點死金味?聽到一半背景突然響起鋼琴聲,搭配著正在趁趁爽的吉他刷扣,風味奇妙卻又不會不搭嘎?

In embers of infernal greed
肅穆的提琴協奏拉開序幕,猛然又尖又乾的一聲黑腔飆出,幾聲阿阿之後接著的,依然是伴隨著淡味交響背景的狂飆。

The yawning abyss of madness
相當戲劇化的一首曲。還是從怒衝跑跑開始,但是Vocal偶然出現了更變態的表現,怒罵中冷不防上飆一聲猴音!突然響起的聲聲號角讓歌曲更加充滿戰爭氣息,而中段高低音黑腔加唱詩班的三層肉實在過癮呀!10:10左右在慢板行進下,合唱的方式轉變為唸咒般的陰森低吟,就在黑腔vocal加陰森大合唱下結束了這張專輯。

真的好爽喔這張,交響黑金屬中至麤至陰至邪的一張至優專輯!整張就是在衝的,交響和鍵盤也不是用來華麗一族的,合唱也不是用來啥天使與魔鬼的相幹的,十分適合痛恨鍵盤的人聽!

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我踹過最適合讀書的地方......


溫馨的氣氛,柔和充滿情調又不過於昏黃的燈光,不喧鬧,但是充滿人氣的好地方,到處都是熟面孔,這些大多很有個性的老朋友們不會特別來跟你寒暄打擾,但是讀累了卻可以找他們說說一兩句話,或擋根菸到外面去抽。在這裡讀書真是充滿效率,而且舒服到不想走。


所以這裡是哪裡?



THE WALL...( ̄_ ̄|||)。真的,這裡對我來說超好讀的。除了Free Hugs的飲料和餐點不太怎麼樣之外,一切的一切都讓我菊得像在家一樣呀。我家都沒這麼舒服咧,我家超不能讀書的。


尤其這張躺椅,靠杯爽。

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這個真的光是澆在飯上就可以吃了!ハヤシライス!


昨天有點悶,想說這樣讀起來也是特沒效率,乾脆早早收工,回家開火煮好料穩定心情。
那麼,今夜のご注文は どっち?

こっち!ハヤシライス!




看過流星の絆的都知道ハヤシライス!這東西說是牛肉燴飯又不全通,因為它不用太白粉勾芡。說起來應該可以算是和風洋食的簡易版紅酒燉牛肉吧。是的!它已經滿麻煩了還算是簡易版,正宗的法式紅酒燉牛肉更是麻煩到靠杯,等以後有閒到靠杯再來popo。

soハヤシライス食譜如下:

牛肉:我使用美國牛腱,因而導致必須花更久時間煮到它軟爛。不過牛腱口感還是有比較好啦。

是洋蔥:我加了洋蔥。

麵粉、胡椒、鹽、奶油、月桂葉、蜂蜜。

紅酒:一杯。至少要是正確定義的紅酒,不甜的。不要拿玫瑰紅之類那種鬼東西來做菜,會好吃的話我切𨳍煲湯派街坊。

Worcester sauce:聞起來像黑醋的東西,小時候吃牛排有看過「梅林辣醬油」嗎?就是這種東西。超市比較常看到日本產品,上面寫ウスターソース。這要一大匙。

Demi-Glace Sauce:這三小?我不知道中文是啥,反正是一種西式鐵罐裝醬料。據說不好買,我是在松青超市買到的。整罐用下去。

雞湯塊:稱職的料理人應該自己熬高湯,但是拎杯今天很餓不想再花更多時間拉。

蕃茄:切碎。這回兩顆不夠味,應該要三顆的。

牛肉先切片用麵粉和胡椒跟鹽喇一喇放著,洋蔥一顆切絲用奶油炒軟,再加入牛肉炒到變色。然後碎蕃茄、紅酒、Demi-Glace Sauce、Worcester sauce、湯塊、月桂葉幾片...等等該放的東西都丟下去。加一杯水,小火煮到滾之後再煮一小時(如果不是用難搞的牛腱應該可以不用這麼久...)。蜂蜜熄火前加會比較好,一來味道卡明顯,二來高溫會破壞養分。

最後不要忘了洗米煮飯...

結果我配了將近四人份的飯...

2009年2月25日 星期三

起來...


用這首歌悼念存在於我青春回憶裡的那一個四分衛。

同時也送給一個笨蛋。起來呀笨蛋!我知道YOU撐得過的!

起來 

 Lyrics.Musics/陳如山


海浪在退潮之前 將我消失在泡沫裡面

我承受這份孤單 留下腳印在沙灘

遠方燈火通明 讓海和天一樣黑

微風吹動風帆 失去引力向前追

忽然間我才發現 前方燈塔已熄滅

我又被影子 拉回地面

被夜晚冷卻的沙灘 快樂悲傷浮在上面

無法抗拒這味道 讓空氣分割我的臉

忽然間我才了解 就在起飛的那一瞬間

我不能獨自在 海上漂浮

於是我閉上眼睛去撫摸 在黑暗中掙扎的光線

於是我又開始這 疼痛感覺

起來 我要妳看得見 再大的風雨 要用力飛

起來 或許妳覺得累 記得我 在末日來臨之前


感覺全身在顫抖  無法用心對齊妳我的腳步

太多太快來不及去接受  太多太遠太過分的執著

鼓起勇氣才看見  失去理由


起來 我要妳看得見 再大的風雨 要用力飛

起來 或許妳覺得累 記得我 在末日來臨之前

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舊稿新PO:2007幻日專訪

本文作於2007年7月14日,原為野台日報所訪,後因稿擠並未刊出。

寄件者 UMF DAY 2
YES!這就是我們的黑金偶像幻日的Code!


幻日專訪:「我們燒錢的速度連鬼王都怕!」


幻日,絕對是當前台灣的獨立樂團之中最狠的樂團。所謂最狠,不是指他們的樂風狠,或者在火炎擂台打摔角有多狠,還是拼酒拼得多狠。幻日的狠勁,反映在他們燒錢的方式上。幻日,絕對是當前台灣的獨立樂團之中燒錢燒得最狠的樂團。


這四位年方20出頭的金屬硬漢,剛剛燒完了百萬台幣,從瑞典哥德堡的Studio Fredman錄音室帶回了他們的第一張專輯《沐血再臨》。但在這項壯舉之前,他們面臨的是團員接連離團的困境,情緒上的低潮,以及創作上的瓶頸。以下是硬漢們的真情告白,讓大家看到屍妝的背後,他們對樂團夢想近乎瘋狂的執著。

  

邱立崴(後簡稱V):在這次錄音之前,幻日曾經度過一段低潮期,就連創團元老

Code都一度離團,可以描述一下這段低潮期是怎麼發生的嗎?


主唱Code(後簡稱C):2005年的《大威震金屬制霸》之前是幻日人氣最高的時期,在那之後我們就按照規劃開始暫停演出,工作存錢準備去錄音。但是卡在錄音室檔期和籌錢的問題,拖了一年半的時間。一年半的時間其實比後來一些新團員進來的時間還久,這麼長時間的停滯對樂手來說會是一種傷害吧!你今天玩這個團玩得很努力,你的自我要求永遠比別人高,可是你感覺不到一點點回報。像是這段時間進來的新樂迷他們完全沒有聽過幻日,我們也遇過學生問說:「老師你玩什麼團?」「幻日。」「沒聽過。」,這都會是一種衝擊。


    另一方面就是團務,大家溝通上有點不良,有人會希望說「我們是不是不要去錄了

?」「我們是不是不要把目標放得這麼遠?」。


    幻日一直都很希望走向民主,而且其實我們也一直都是很民主的團,大家都有決定權。但是我們去了瑞典後,瑞典的錄音師卻說:「沒有一個樂團是像你們這樣每個人都在講話的。別的樂團都是有一個頭,其他的人跟著他就對了,不然你們的團永遠都玩不起來。」我還不知道以後我們會怎麼發展,但是過去幻日追求民主的時候,反而是最受到壓抑的。這也是我那時候離團的原因之一。


幻日組成以來我們換了很多很多的團員。在每一個團員進來的時候,團員之間都會形成一種不一樣的平衡。我離團的那個時候,我覺得其他四個人比較像幻日,我是被孤立出來的人。並不是被刻意孤立,而是缺乏團體的感覺。例如大家拼命練團的時候我沒事做,因為我是主唱。而團員之間的感情他們也比較親近。


    可是我理想中的樂團不是這樣。我當然希望團玩得好,而且大家都是好朋友,但是我不希望團玩不好大家卻是好朋友,這樣的團是沒有意義的。如果說現在我沒辦法跟你們當好朋友,團又玩不好,那不如我都不要。那時候我就離團,開始計畫組另一個團。只是沒想到剛ChaosEdward(前bassrhythm guitar手)也同時提出離團。


鼓手Troy(後簡稱T):後來我就跟 Zeist(吉他手,後簡稱Z)討論了很久。如果幻日少了Code的話會很奇怪,因為代表性的人物若不在的話,那這個團就不像是這個團了。那時候團員只剩下我和Zeist,我們決定要玩下去,第一步就是要把Code抓回來,於是我就去找他談了很久。


畢竟堅持了這麼多年,再說又是出國前,如果這時候放棄的話,一方面失信於人,一方面對自己也無法交代。Code考慮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回來了。那時候打算以我們三個人為主,空缺就找客座樂手合作。因為過去來來往往的團員太多了,每一次離團對大家都是一個傷害,例如,Mother fuck……像已經講好要表演或幹嘛了,突然誰又說「我不行了,壓力太大了,我要離團」什麼的,少了一個人讓我們又要重新擬訂計畫之類的,這種事我們覺得太累了,那倒不如人少一點,決策時意見也不會太分歧。


VKen是在什麼時候加入的,加入之前知道幻日當時的狀況嗎?為什麼會願意一進來就砸錢參與瑞典的錄音計畫?


Ken(後簡稱K):我在是在去瑞典錄音前一個月加入的,在這之前我一直很瞭解幻日的狀況,因為我原本就是奧特曼音樂的員工。至於砸錢錄音也沒有為什麼,反正就是衝了啊!一股熱血這樣。


V:之前幻日也花很多心血蓋錄音室,為什麼後來又選擇去瑞典錄音?


C:蓋那個錄音室花超級多錢的,我覺得我們真的他媽的發瘋了。其實蓋錄音室和去瑞典錄音的計畫是同時並行的。因為以前和阿哲(經紀人,後簡稱J)和Freddy聊到閃靈在丹麥錄音的經驗,知道在國外勢必要用更高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而學習這些靠外面的練團室是不夠的。所以我們就去接觸錄音的東西,然後為了練習而蓋了錄音室。這就像是我要打籃球所以我蓋了籃球場。結果錄音室蓋好兩個月我們就敲到檔期去瑞典了,跟本沒練到什麼哈哈哈哈。


V:不管是每次live的噴火爆破特效,蓋錄音室或者出國錄音,這些投資對大多數台灣樂團來說可能是想都不敢想的。很多樂團的自我投資可能還比不上幻日的1%,但是阿哲卻說「這是該做的事」。為何幻日敢下這種投資?


C:這就像我去賭場賭博從來沒想過要贏。我今天有100塊我就把100塊掏出來了,可是我沒有想過要贏,我也不覺得這100塊會帶來什麼。四個字,那是什麼?


T:超爽的啊!


C:對!這就是一種爽!我覺得我們努力創作出來的東西好聽,所以希望更多人聽。我們希望這音樂是有品質的,所以我們去好的錄音室錄音。錄出來沒有人買也沒有關係,因為我們是想把東西做出來,而不是賺錢。


T:應該說,我們很認真的把音樂做好的話,或多或少一定會有人喜歡,但是先決條件是做到自己爽。噴火其實是在找尋自己特色的過程中想到的。我們是一群很單純的人,覺得酷就做了,要錢大家就掏出來,今天晚上吃什麼?喔!吃泡麵好了!我們已經很習慣這種模式,只要有錢就先丟團那邊。


V:講到噴火,一開始只有機器在噴,後來Code自己也噴了!


C:就像剛剛講的,幻日是非常單純的!所以阿哲說:「Code你去噴火,應該會很屌」,我說:「噴火?真的假的,行不行啊?」他說:「Dark Funeral也是這樣啊!幹!」「這樣子嗎?好,那我就來噴!」然後那時候還不是我們團員的Ken買了80

%的酒,然後我就在家裡練習噴。


J:像噴火、爆破這些事情,這些投資只是幻日單純認為「我的現場表演要比聽CD更具震撼性」。如果只是站在那邊把音樂演奏好那你回家聽CD算了。蓋錄音室只是為了讓他們有好的地方練習。其實在國外蓋練團室是很常見的事,既然要蓋練團室,我們為什麼不再買好一點的設備變錄音室,讓自己練習時還可以聽到?這也是為了讓自己更進步。很多事情都是為了自己的目標而做的,所以這就是「該做的事」。每個樂團對自己該做的事定義不同,有些人覺得自己很屌,寫歌寫得很棒,應該要有人捧著大把銀子來幫我出唱片才對,為什麼我要自己出錢錄唱片?也許我們比較笨,沒人簽我們所以我們就自己來。我們要為幻日留下記錄,我們只是覺得應該做而已。


C:我們燒錢的速度連鬼王都怕了!我們超狠的耶連鬼王都怕哈哈哈哈!


V:你們去瑞典錄音的時候,在工作和生活上有遇到什麼挑戰?


C:錢,跟英文!我們語文極弱!


T:那邊物價都很貴,看到都嚇翻。幸好我們事先準備了200多包泡麵。我們每天都要先想好明天要買什麼食材,要控制在多少錢以內。連抽菸我們都要抽到很底,抽到快燒到海綿才能熄!阿哲都說:「哪一個給我先熄的就撿起來繼續抽!」或者「明天不准抽菸!」,相當重的懲罰!


K:那邊一包菸250台幣,土司一條150,可樂一瓶560,冰棒一支60 幾。


C:比較大的困難就是這兩方面,錢和語言。不過在錄音方面的術語反而容易溝通。

ThisHereFade outYaCompressorMore Compressor!他們大概就懂了!


T:反倒是一些簡單的指示卻要花很久去理解。


V:在瑞典沒事的時候作什麼消遣?


C:基本上沒有沒事的時候。因為我們的時間很短,價錢又非常非常貴。Dimmu Borgir用三個月做一張專輯,我們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T:除了吃飯和抽菸的時間之外,真的沒有太多休閒時間。有的話就是煮飯、上超市,每天生活都一樣。


V:看你們的Blog天天都在炒飯。誰炒飯最強?


C:誰炒飯最強……你指哪方面,嘿嘿嘿嘿嘿。


Z:阿哲有去陪我們兩個禮拜,一開始都是他在做,接下來大部分都是Code在做飯。


C:我去錄音的時候就換Troy Zeist兩個拼了,然後做的很爛大家還是邊哭邊吃。


Z:我們的錄音師每一次吃到不一樣的東西都會說「Best so far」,有史以來最好的。


V:在瑞典有跟當地的音樂人交流過嗎?


C:我們有遇到一個Centuary Media的團,不過比我們還爛,說真的。我們發現很多東西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老外真的沒有比較屌。


T:我們還遇到一個20歲的年輕小夥子。那時候凌晨45點的時候他經過錄音室,對我們比惡魔角手勢。我們就請他進來聊天。他就一直跟我們抱怨說他不想工作,他想好好彈吉他,這真是So fuck!還說我們真的很屌可以來這裡錄音,這錄音室一天要

800歐元肏他媽的貴!反正他喝得非常醉就是了。是一個有趣的人。


V:老外對幻日的音樂有什麼評價?


C:我們的錄音師聽最久,他覺得我們不錯,而且出乎他意料。只是他會要求吉他要大聲再大聲,瘋狂的大聲,不然「你們會沒有攬」,我就說我不想沒攬,但是我不希望聽到keyboard啊!他也認為我們的編曲很難,而且有些技巧他覺得:「幹!誰打得出來啊!」我就說我們打得出來!那時候錄鼓錄很久,但我們一直試,最後就錄出來了。


T:有些段落他聽了還問:「你們有玩過薩爾達傳說嗎?」,他覺得聽起來很像,滿好聽的。他還覺得我們的音樂有東方的感覺,可是……有嗎?


:因為旋律很多吧?我們很多旋律一直疊疊疊,他們比較沒有。他們的旋律大都留給solo,剩下都是節奏,而我們很多地方都有旋律,讓他覺得滿妙的。他還形容我們旋律很悲傷,「so sadness」。


T:有時候他會搞不懂我們歌為什麼要這樣寫,他覺得很奇怪,會反覆跟我們盧,可是我們說「不管,我們就是要這樣。」有時候他會偷改,改了自己覺得很爽,然後轉頭看我們,我們就說「NO!」


Z:像錄吉他的時候有一段是兩把吉他合音,那音層聽起來非常怪,可是我們就是要這樣錄。錄的時候他就突然按Undo,說我彈錯,可是我們確定就是這個樣子。一開始他聽得很疑惑,後來再回來聽,聽了幾次之後他才慢慢搞懂。


T:我們寫歌作曲的想法可能比他們複雜一點,他們的技巧性比較高,可是在細緻度上比較不像我們要加那麼多東西。


Z:一開始錄音師還不太能接受,一直到中後期他聽比較多以後,我才聽到錄音師開始稱讚我們的音樂好聽。


C:一開始他完全不知道我們在幹嘛,他覺得我們在惡搞,呵呵呵。


V:《沐血再臨》想呈現什麼內容?


C:這次的專輯重錄了《血染日輪》EP裡面的一首歌《Snake Corpse》,然後延續它的主題,整張專輯講來講去都是蛇。這樣好像滿無聊的,但其實裡面隱喻了我們自己,例如去錄音的事就寫成《墓海》。這些歌的內容又以蛇的故事貫穿。選蛇也是因為聖經裡的典故。


    雖然Zeist是基督徒(爆!),他爺爺還是長老,提到聖經也不是討厭聖經,只是覺得這東西真是太北蘭了,然後基督徒都他媽的超蠢的。所以這張專輯聽到後來你就會發現,我是用東方的文字去寫這些跟聖經有關概念的,神敵是什麼,蛇又是什麼?其實也沒有什麼太特別的偉大意義啦。我們反對的不是聖經,而是以聖經為象徵的這個世界。


T:其實就是反社會啦!有點龐克那種感覺!我們是龐克!


V:幻日如何定義自己的風格?你們覺得自己和其他黑金屬團的區隔在哪裡?


C:就是…………我覺得黑金屬就是在裝酷而已啊!每一個人都在裝狠,幹!我超狠的!這樣,我們的錄音師也這樣,他是Dream Evil的吉他手,他也是跟我們裝狠,但是其實大家都知道每個人私底下都超白爛的,Dimmu Borgir也超白爛,Arch Enemy也超白爛,大家都超白爛的啦。所以,我們的風格應該是:比較誠實的面對自己滿蠢的這件事哈哈哈哈哈!我們不會刻意說幹!我超酷的這樣。像《重金屬之旅》紀錄片裡,Gorgoroth在那邊「……………………………SATAN。」幹!我無法像他那樣,演得超像的耶!


    我們去瑞典的時候,離錄音室幾百公尺有一個很高的教堂尖塔。每天教堂敲鐘的時候,錄音師就會轉過頭去比手勢喊:「SATAN!」他說他也不拜撒旦,他只是想反而已。而且其實黑金屬的歷史對他們來說已經有點遙遠了,現在都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T:我們自己也比較沒有想要自我定義。我們常常覺得欸幹!這樣超爽的耶!就寫下去了。像新專輯有一首歌叫《血嫁》,瑞典錄音師聽了還說「你們真的要拿這首來拍MV嗎?這是一首芭樂歌耶!」所以我們不會太去界定自己的風格。


C:錄音師說METAL新團一定要一開始就裝狠,我超狠!這樣。可是我們第一首就是最軟的。但是我們純粹為了爽!


V:畢竟是《野台日報》嘛,可以說說看野台對幻日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T:超特殊的。幻日第一次參加一場有規模的音樂祭就是野台開唱,那是2002年中山堂那一次。一直以來我們都把野台開唱當成一個目標,當然我們每一場表演都很重要,但是野台一定是最大場,最重要的。一年年表演下來我們對野台是真的很有感情。我們遇過下午兩點,超熱人又超少的表演,也親自下場玩摔角,野台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有趣,很重要的活動。


C:整年的那三天就是拿來衝的。每年去野台都有一種當大王的感覺,像有一年我們去強佔別人的冬瓜茶攤,或者去強佔摔角台被趕下來,結果還有一個摔角手跑出來說「不要趕他,他是我偶像!」我還有一個女朋友是在野台認識的……兩個,對不起!

    

我們也從一開始的兩點變成風舞台的黃金時段,從20幾個人到觀眾暴動,我們以前想都沒有想過有一天可以唱這麼大的舞台,我們喊幻日的時候會有這麼多共鳴。


幻日原本只是報名參加,後來有了奧特曼之後,開始參與籌辦的相關工作,有了自己的責任後,野台對我們的意義也越來越不一樣。一年年越來越大,隨著野台的成長自己也在成長。


Z:去年我們沒有表演,但還是以工作人員的身份參加。那時候情緒很複雜看著一堆金屬團在台上表演,而我們在台下做事,被指揮來指揮去,感覺很不一樣。


C:一直到今年又獲得一個很好的機會,發了片,又在這麼大的舞台。只是比往年壓力更大了。


T:不過也一年比一年高興。野台越來越大,樂迷也越來越多。感覺到台灣很明顯的在進步。雖然還是多多少少有票價和台灣團與外國團比例的爭論,但我認為目前的作法是不錯的。說實在在台灣要看到國外樂團表演的機會也不多,看人家怎麼把一場表演做好,不管對有玩團的或沒玩團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收穫。


V:請大家談談阿哲在幻日中的角色與重要性。


T:阿哲就像我的再生父母!從我還是個懵懂的無知少年,我的鼓藝就是他一手培養

,辛辛苦苦一個點一個點教出來的!而幻日一開始在組團找人的時候,也都是阿哲一手幫我們策劃培養。去錄音的時候他也幫了我們很多的忙。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這樣。


Z:我是長子!但是阿哲是我的哥哥!其實,就連我當吉他老師這件事,也是阿哲從旁指導。從以前到現在,他都是一個無法或缺的角色。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可以賺很多錢的話,我們要給最多的應該就是他!


J:中肯!我就是想押寶看看啦!培養這些人也不過就是為了這個啦!

   

我覺得人一生中有機會認識一些朋友,因為命運的不同會讓一些朋友容易合在一起卻也很容易分開,跟幻日這些人卻剛好是很容易match在一起卻又很不容易分開。其實也沒有誰幫誰的問題,只是剛好興趣都在音樂,我年紀又比較大,有些自己走過的冤枉路,可以提出來跟大家分享。

    

說真的,打鼓打得好的人是Troy不是我,他自己如果沒有努力也沒辦法打得好。幻日如果自己沒有努力也不會站在舞台上,這不會是因為認識我。認識我就可以站在舞台上,我想我也沒這麼屌。不過有時我可以站在比較旁觀者的角度幫助大家溝通,或去整理一些事情的頭緒。因為幻日是一群很單純的人,可能有些事情他們不會去理解,那我則可以幫他們分析每一項可能性,讓他們選擇。幻日算運氣很好能苟活到今天,我想幻日沒有我應該也不叫幻日,我應該算是幻日的另一個團員,但是幻日也不是因為有我才叫幻日,幻日是因為有每一個人才叫幻日。


C:幻日如果是幫派的話阿哲就是老大。我講完了!


K:之前我待的團我承認實在是……不是說不好啦!是我自己不努力吧,後來進幻日之後阿哲交我很多方法,提昇自己的能力,嘖!真的是很值得尊敬的一個人。


J:幻日果然是一群很單純的人,你完全聽得出來他們想要拍馬屁的企圖!